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
欢迎投稿本网站
主页 > 生活日记 >

老师,你还我手机!

发布时间:2020-07-05 11:06   来源:https://www.kenkao.cn   作者:肯靠文章网   人气:

“ 闲吃萝卜淡操心,收什么手机! ”

从吴老师办公室出来,我整个胸腔被什么东西堵着似的,非吐出来才觉畅快,可那东西油烟似的粘在那里。

我抬头望天,空荡荡的,只一轮白凄凄太阳,分明失血过多的妇人脸……

我摇头,狠狠地吐口唾沫,报复什么似的。

吴老师是实验学校初三学生于小帅的班主任,于小帅的妈,是我姑家的亲表姐。

昨天和表姐通完话,我就一直摇头。

“你去和老师见见面,好好沟通,也了解一下小帅情况。”我说。

“我不去,不知道说啥,你替姐去吧,你这舅当的……”

哦,我是舅,表舅也是舅。我叹气,摇头:你还是他妈呢。

吴老师很客气,毕竟是同行。也正因同行,吴老师尽情地吐起了苦水。

其实,不用他吐,他肚子里装的苦水我都有,不过不想吐,吐了也白吐,而已。

“现在的学生,唉,简直……豆腐掉在灰窝里,吹不得打不得。”

吴老师深深地叹气。

我懂,我也是老师。走在校园,一堆一堆的学生逗在一起,丛生野草似的,一人抱一个手机,屏幕的微光闪烁一张张模糊的脸那个膝上摊开书本静读的少女雕塑,倒成了被人嘲笑的背景我每次走过,心里都涌起一股莫名的忧伤。

“这个于小帅,学校明确规定不准带手机,可不论怎么讲怎么查,他总能把手机带进教室,多少老师告他状?昨天历史课,许老师不让他玩,他竟然和许老师动手抢,把小姑娘推了个趔趄!”

“学生吃软的,咱给他讲道理;吃硬的,咱给他划红线;可软硬不吃怎么办?王老师,你遇到过这样的学生吗?即使你说破了大天,唾沫星子乱飞,可人家石头似的,没点表情。就说这于小帅吧,我苦口婆心地叨叨半天,心想总有点效果了吧,可你知道人家最后说句啥?'老师,还我手机!’”

我点头。除了点头,我实在找不出更好的安慰。

“他是学生,我是老师,这不错吧?可我怎么觉得现在学生成了皇上,老师倒成了奴婢?带手机进学校,该管吧?课堂上玩手机,该管吧?屡教不改还顶撞老师,该管吧?可我怎么管?翻包?搜身?惩罚?你可饶了我吧人家专家们成天喊教育要快乐,要幸福,要赏识,校长嘴里天天念叨‘必须’……”

吴老师有点激动,我嘿嘿一笑:“人家专家嘛!当然高大上,至于接地气的小活儿,嘿嘿……”

“和他家长联系过吗?”

“别提家长,王老师,咱是同行,你们是亲戚,说多了你也别不高兴。家长来学校还不如不来呢,那天于小帅家长倒真来了,一见面娘两个就交上了火,你知道于小帅对他妈说个啥?‘你来干什么,你走,你不走我走!’扭头就往外跑……”

我想得出表姐当时的神情。

“前天我给你表姐打电话,你知道我打了几个?十三个,整整十三个!她愣是不接也不回,换作你,你生气吗?别说这是老师和家长,就是朋友和亲戚,你生气吗?”

嗯,会的。我当然会生气,这是基本的礼貌,不像话哩。

“小帅玩手机你知道吗?”

“知道……”表姐迟疑了一下。

“他几乎天天把手机带到学校去,知道吗?”

“他……不听我的……”表姐的话那么轻,虚浮而又苍白。

“他顶撞人家老师,你知道吗?”

“嗯……我……管不了他,一管……他就蹦……”

我一阵气噎,不知道再说什么,草草留了句“我明天去你家”就挂断了电话。

第二天正好周末,学生轮休,我去了表姐家。于小帅没在家,几位中年妇女正围在一起聊闲天,旁边散坐着几个四五岁的孩子。

那些妇女看来是表姐家的常客,她们都像主人似的擦桌子沏茶,没有丝毫回避的意思。

“怎么样,让小帅返校吗?”表姐劈头就问。

我点了点头。

表姐连同妇女们都放下千斤担子似的松一口气。

“就是,在家怎么也不是个事儿。老师嘛,本来就是管学生的,老师不管谁管哩!”

“家长要是会管学生还要老师干什么,一天就上两节课,一年两三个月的假期,那么多工资!”

我窘在那里,很尴尬,又很不平。他们好像不知道我是老师似的,也许正因为知道我是老师?

我无心和她们纠缠,便问表姐:“小帅他老师给你打电话,你怎么不接呢?”

“我接了能说什么……我不想去学校……不想见老师……”

“不接总得回一个吧,不像回事儿,对吧?”

“没回……”

唉!要是不守着这些中年妇女,我一定给表姐理论一番,可此时,我什么也说不出,突然觉得说什么都没意思,便换了话题。

“我记得小帅很聪明啊。”

“他可聪明了,你看那奖状!”表姐转过身,指着背后半面墙的奖状,“小时候可聪明了,整个小学,一年两三张,能贴整面墙!”

“小时候?他这也不大!才上初三,十四岁的孩子!”我不满地看了眼表姐。

表姐低了头,很懊悔又很无奈的样子:“就从小升初那个暑假,我和你姐夫都觉得他考得好,他说要手机就给他买了个手机……”

“你呀……你呀……”我气得不知说什么好。我想起了儿子有段时间迷上了游戏,还偷偷买了个二手机,天天晚上躲在被窝里玩游戏。我发现后气得把手机搜出来摔得粉碎,劈头就给他两巴掌,那是我唯一一次打孩子!是,我是老师,在学校我绝不体罚学生。可这是在家里,我揍我儿子,别他妈给我扯什么体罚不体罚。

“是不是你们两口子不想让小帅上学啊?”

“不是啊,可真不是!我和你姐夫几乎天天给小帅说要上学,可别再像我们东奔西走混日子。当年你、耿波咱三个小学同学,你们两个考出来了,只剩我……,我可没少说这些,我和你姐夫做梦都想让小帅有出息……”

“还好意思提人家耿波!”我打断表姐的话,“他闺女和小帅般般大吧,小升初考完后,小帅暑假干些啥?”

“在家野呗,玩,天天抱着手机……”

“人家耿波闺女在干啥?耿波媳妇专门请了假,陪孩子到省城参加辅导,四十五天,光辅导费就两万一!”

“那么多!”几个妇女看我一眼,不约而同叫了出来,“烧钱啊,天,快买辆汽车啦!”

我没理她们,望向窗外。

“小帅放学回家后,你也和他聊天吗?”

“有什么聊的?家里家外天天累个半死,懒得理他。他也从没说过学校里的事。”

“那你干什么?”

“事多啦,小二得看,家务活得干,好不容易歇一歇就看看电视,玩玩手机。”

“姐,不是我说你!唉,算了,你知道人家耿波闺女上了初中后,她一家人的规矩吗?你肯定不知道!”

“什么啊?”表姐抬起头,整张脸转向我。

“两口子约定在孩子上大学之前不邀酒局,不看电视,不开电脑,不当着孩子玩手机!”

“啊!!!”她们像看怪物似的看我。

我理解她们的尖叫,一切都在她们的神情里。

“他回家也写作业吗?写多长时间?你也看过他的作业吗?”

“写吧?”表姐迟疑,“写,有时候关上门,一憋半天没动静。”

“你确定?你看过?他在写作业?”

“我……没大看过,从他上了初中,他不让我看作业……”

几个妇女又插嘴进来:“最烦小学那些老师,天天让家长检查学生作业,还签字……”

“真是,真不知这些老师干什么,家长签字,要老师干什么!”

一股无名火在我心头拱得越来越高,我当然不能对那群妇女发脾气,只能把火撒在表姐身上:“你这当妈的,自己的儿子都管不好,凭什么让人家老师管好你孩子,一个班五六十个孩子,老师得光围着你家一个孩子转?”

妇女们也许听出了我的埋怨,她们都不再插嘴,回头逗身边的小孩子。

我这才发现三四岁的小家伙们为啥不哭不闹那么安静,原来每个人的小手里,都捧着奶奶给他们玩的手机。

“这些孩子多聪明,不用大人教,给个手机就会玩!”

“就是呢,一点不误大人事,只要给他们手机。”

她们叽叽喳喳地议论着,交流着各自的经验。

二宝,于小帅的小弟,表姐的二儿子,也和小伙伴们一起,咿咿呀呀地滑着手机。

我突然什么也不想再说了,起身就走,一口茶没喝。

表姐追出门,朝着我的背影喊:“吃了饭再走啊……”

我头也没扭,挥了挥手,身后传来表姐长长的嘱咐。

“别忘了……替小帅要回手机!”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上一篇:山娃
下一篇:两个遇骗电话

分享到:
0
最新资讯
阅读排行
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