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
欢迎投稿本网站
主页 > 生活日记 >

山娃

发布时间:2020-07-05 11:05   来源:https://www.kenkao.cn   作者:肯靠文章网   人气:

“ 老夫老妻......要收养山娃。 ”

年老的泥巴墙上,站立着一排排茂密晶绿的狗尾巴草,风儿轻轻吹来就欢快地直向路人点头招手,仿佛要讲一个很动人的故事给你听。

沿着墙儿,从八字大门进去,东边是一片开阔的青草萋萋的操场,西边是一座屋连屋迷宫似的古旧建筑。它原来是国民党的乡公所,共产党来了,解放了,这里就成了我们的山镇小学。

它的身后,群山象大海那样波浪翻滚无边无际。它的前面则横过一条碧绿澄清的大溪,日夜唱着快乐的歌,向着东方奔腾不息;在太阳升起的地方,则有一条铁路金灿灿的伸延过来,又射向远方……

我们一年级教室,窗外望出去就是一面平缓的山坡,有几头牛一边自由自在地漫游着一边低下头吃着草。牧童则无须再去管它们,只顾自己趴到我们教室的窗口,扑闪着一双又大又机灵的眼睛,看老师给我们讲课。他那一副思考的神情,甚至比我们还要认真。老师也好,我们也好,都不忍心赶他走。日复一日,天天如此,我们彼此间都习以为常了。牧童常常会向我们招手致意,我们也会向他友好地挥挥手。

看着牛儿吃草的可爱样子,我产生了一种想骑一骑的愿望。

星期天没课,我就找到牧童,告诉他想骑牛。

“好唻!”

他很高兴地答应了,于是就教我怎样骑牛。只听得他轻轻对牛儿说“低倒,低倒”,它就乖乖地低下了头。然后,他就叫我双手扶牢牛背,一只脚踩到牛角上,又听得他轻轻对牛儿说“扛起,扛起”,它就慢慢慢慢把我一点一点送到背上。骑在牛背上,晃悠悠晃悠悠地随牛颠动于山坡坡,那惬意真是难以言表。

从牛背上下来后,我问他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他对我甜美地笑笑没说话,而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棍子,把地面扒平了,重重写下了“山娃”二个字。

我一下愣住了,惊呼道:“你会写字?”

他觉得一点也没什么地说:“假若不会写字,我天天趴在你们那窗口不是白趴了?”

我说,那你为什么不念书呢?

他说,怎么不想?可我念书了,谁替我放牛呢?

他告诉我,他不知道他的亲生父母到底是谁。更不知道父母为什么不要他了?在一个气候宜人的早晨,镇上起床最早的驼背大叔,象往常那样,从牛棚牵出牛儿准备拉到山上去放牧。牛儿“咯噔,咯噔”踩着鹅卵石路,经过小街时,驼背大叔发现饮食店门前有个包袱,近前一看,里头的娃娃正睡得香甜呢。他因未婚,一人吃饱全家不饿,于是如获至宝,赶紧捡回家喂养起来。慢慢地,娃娃一天天长大了,他却老了,再也不能放牛了……

山娃说到这里,看看我问:你说,长大的娃娃不替养父放牛,谁来放牛呢?

听了山娃的故事,我总觉得心里沉甸甸的,就又把这故事说给了班里所有的同学听。

“班长,那我们该为他做点什么呢?”

是啊,我们应该为他做点什么!

于是,我们就把山娃的事又告诉了老师,并要求在班里给山娃增添一个位置,让他成为我们班的编外学生。

老师同意了,并送给了山娃一套课本,还有铅笔。

山娃大大的眼睛,闪动着晶莹的泪花,表露出一种很幸福的神态。他把书本打开凑近鼻子,象闻花香那样陶醉地用深呼吸闻着,不断地赞美:

“香啊,真香!我从来都没有闻到过这么香的香味啊!”

从此,山娃再也不用趴在窗上听老师讲课了。每天,他早早地把牛放到山坡上吃草,然后就坐到我们教室的后排,一边静静地听老师讲课,一边看着窗外他那心爱的牛儿。牛儿很乖,总在山娃的视线内晃悠着吃草。仿佛它们知道不能影响自己的主人读书学习,偶尔,它们会昂起头来“哞,哞”叫几声,远远地跟自己的主人套近乎呢。

山娃的学习成绩很出色,老师三不三就要当着全班人的面夸他几句。尤其是他的字写得特漂亮,老师要他向全班人介绍经验。

他“嗨,嗨”几声憋红脸说:“你们看书上,个个字都长得那样美丽,难道我可以丑化它们吗?”

山娃不仅字写得清秀宜人,学习成绩更是让我们自叹不如。老师也觉得奇怪,经常会向我们发问:“你们的成绩怎么就比不过一个放牛娃呢?”

我们都不由脸红了,不得不暗暗使劲,希望自己能在某一日能追上山娃。可是,我们追啊追,一直追到五年级一学期,山娃仍稳稳位居我们班学习成绩第一名。

我跟山娃说,真是羡慕你,有那么好的学习成绩!

山娃看着我胸前飘动的红领巾说,我才羡慕你们呢!你们都加入了少先队,多幸福啊!特别是当我听到《少先队队歌》唱响的时候,少先队队鼓奏响的时候,心里就有一种对未来美好的深深向往。多激越的鼓点,多催人向上的旋律啊……

我说,你这么优秀,肯定也会有系上红领巾的那一天的!

山娃不仅仅是我们学习的领头羊,课余,他还把我们的体育课延伸到了山野。

龙山有个神仙洞,成了山娃的“前线指挥部”,他教我们用玉米杆做成机关枪、冲锋枪、步枪,他自己则用破旧木板做成手枪,把我们分两大阵营:一阵是“解放军”,另一阵就是“美国佬”。

然后,他带领着“解放军”,跟我带领的“美国佬”,满山遍野冲啊杀啊的。在秋高气爽的星期天,我们一边战斗,一边找着野果采着野果。说不定你往那野树丛里一躲,正好有好多野山楂或是黑饭等着你采摘呢!

我们“美国佬”在撤退,顺着溜马山滑道,一个接一个滑下去。他们“解放军”在奋力追杀,“钟山风起苍黄,宜将剩勇追穷寇”。

大家累了,山娃就叫我们围在一起烤地瓜,并没收所有人口袋里的胜利果实,供大家“有难同当,有福共享”。

地瓜是用山娃捡来的干燥牛粪点燃后,慢慢烤熟的。等大家分尝完好不容易采摘来的各色各样野果,烤地瓜的香味渐渐浓了。干牛烘一点都不臭,烤出的地瓜其香无比,是除此之外,任何一种烧烤方法都无法成就的。闻了那香味,尝了那糯甜,你这一辈子都无法忘却。

和山娃在一起的日子,既有学习动力,又有嬉戏乐趣,我们不仅把他当作了同学好友,更把他当作了我们班实际上的班长,人人心里都觉得已经离不开他了。然而,在我们进入五年级上半学期的时候,山娃家却出事了。

养育山娃长大的驼背大叔病故了,山娃又成了弃儿。有好心人通过各种渠道,四处打探,要为他重新寻求领养人家,以从根本上解决他生活上的后顾之忧。

城里有个当大官的人,他家应有尽有,小日子过得滋滋润润,唯特老夫老妻膝下无子无女,一听到有那么聪明、机灵、可爱的一个孤儿,立马从城里赶来要收养山娃。

山娃要成城里人了,我们心里虽然一百个不愿意他弃我们而去,但还是衷心地祝福他更是羡慕他,毕竟是城里的生活优裕幸福啊!

“我心里真是舍不下你们,舍不下我的牛儿,舍不下我们的山镇,但是……”山娃眼睛红红地跟我们道别:“我会时时记住你们的,会回来看你们的!你们可千万不能忘了我噢……”

山娃忽然离去后,我们很长时间都不能适应过来,一天到晚总觉得心里空空的,常常会在上课时不由自主地走神,把眼光从黑板移向窗外。山坡上依然有牛儿在自由自在地吃着草,但它的主人已换成了别的人,窗外再也没人趴着窗台看我们上课了……

老师知道我们是怎么回事,也不急着批评我们开小差,默许我们有一个情感的过度期。

一段时间后,老师开始发言了,他说:

“这段时间,你们听课总是显得有些心神不定,学习成绩也都退步了。难道你们不觉得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吗?我知道,你们的魂被山娃带走了。但我要告诉你们,人的情感可以寄托也可以回味,但绝不能有依赖。试想一下,假如就连离开朋友都不能适应,那么今后你若是考上中学要离开父母去城里读书又怎样适应呢?人是要自立的!自立从哪里开始?自立就从情感自立开始……”

老师的话让我们听起来,虽然是似懂非懂,但我们开始努力不再在上课时望向窗外,克制住自己的感情,把精力集中在学习上,把美好的回忆深深藏在心底。

当我们从离开好朋友的失落中,一点点适应过来的时候,山娃给我们来信了。

信中说,他现在的养父养母对他很好,完全把他看作是亲生儿子一个样。他养父跟山娃说,你是属于这个社会的,虽然你的亲生父母因为出于某种困境的原因生了你而没法养育你,但我们的社会是个温暖的大家庭,驼背大叔虽然自身生活很清贫,但他对你倾注了他全部的爱,现在他上天堂了,这里就是你的家了。

山娃在信中接着说,他现在的名字叫成钢,是他养父取的。意在让他象钢铁那样自强自立,“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”,在德、智、体全面发展,在社会的大熔炉里百炼成钢,成为国家建设的有用之材。他说,他现在已是城里新华小学五年级的一名正式学生,而且已光荣加入了少先队组织,被同学和老师选做了班长。

山娃在信末最后写道:我真是想死你们了,这里没有高山,只有高楼;这里没有溜马山,只有滑滑梯;这里没有澄清碧绿的溪水,只有铁管里流动的自来水……我要在秋高气爽的某一天,带上班里同学回到我日夜思念的山镇,跟你们举行一次登龙山比赛。

我们日夜盼望的这一天终于来临了。

山娃高举一面少先队队旗,带着他的全班同学,从那边山脚向龙山顶攀登上去;我也高举一面少先队队旗,带着我的全班同学,从这边山脚向龙山顶攀登上去。结果是我们班胜利了,当然我看得出是山娃故意让给我们的,他完全有能力最先把少先队队旗插到高高的龙山顶上,但他等到他的同学们跟上来后才继续往上登攀。

当我们围坐在一起,嚼着香甜无比的烤地瓜尝着各种野果,分享胜利成果的时候,山娃动情地跟我们说,你们可要再接再厉噢!不仅要在登山比赛中赢,更要在学习上取得胜利!我可是在城里中学里等着你们,我们要再成为好同学!

受到山娃的激励,从此我们学习的动力更足了。

我们发誓要坚决考上中学,再和山娃成为同学好友!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上一篇:拥抱正好
下一篇:老师,你还我手机!

分享到:
0
最新资讯
阅读排行
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