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
欢迎投稿本网站
主页 > 爱情文章 >

醉酒爸爸的第一次生日礼物!

发布时间:2020-07-04 16:46   来源:https://www.kenkao.cn   作者:肯靠文章网   人气:

“ 我那颗受委屈的心,突然被暖了一下。 ”

“妈,我回来了!”

“哦,外面下这么大雨,冷不冷啊,真真?”

“嗯,有一点儿,我去煤炉子旁边烤烤吧。哎,对了,俺爸呢?”

“他,他还能去哪儿,肯定又在街上胡吃海喝呢!哎,我怎么就嫁给了这样一个不争气的男的哩?”妈妈颇感无奈的说道。看到她不开心的样子,我也就没多问,跑到里屋去写作业了。

到了晚上10点多,母亲把毛毛哄睡着了,熄了灯。我在隔壁屋里翻来覆去睡不着,听着外面的雨窸窸窣窣的下着。不一会儿,听到外面有人穿着胶鞋,踩着水坑的声音,渐渐地,声音越来越近,走到了窗户下面。我听到隔壁母亲开灯的声音,就知道是父亲回来了。

紧接着,就是母亲起床开门的声音,父亲骂骂咧咧地进了堂屋,只听到母亲骂了他一句:“早晚,你要喝死在街上!”然后就听着隔壁屋一阵拉拽的声音,我不敢过去,因为每次父亲喝醉回来,都会摔东西,我怕他醉酒后,那愤怒的眼神。

不一会儿,果不其然,就听到玻璃碎的声音,哎,肯定又是把衣橱的穿衣镜给打烂了。母亲过来喊我,要我帮忙把父亲抬床上睡觉去,我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,蹑手蹑脚地去了母亲那屋。

看到父亲,直挺挺地躺在水泥地上,嘴里不时还念念有词,心里的害怕减了三分,至少不会看到他愤怒的样子。我去给母亲搭了把手,把父亲抬到了床上,不过与其说是“抬”,不如说是“撂”上去,因为我和母亲都受够了他醉酒的样子,不情愿,委屈积聚在心里,难免手会用力大一些。

这一夜,父亲还算消停,没有太耍酒疯,母亲也能睡个安稳觉。我也就赶快爬上了自己的床,暖暖身子,快要入冬的天,夜里还是挺冷的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母亲打开堂屋的登,把煤炉子的风门打开,准备烧开水,给我煮面吃。不一会儿,茶壶唧唧地“唱起了歌”,母亲用手敲了敲我的房门,说道:“真真,起来了,水烧好了,你烫一袋方便面吃吧。”

我迷迷糊糊应了一声“好的”,就听见母亲回屋的声音。由于要照顾刚满周岁的毛毛弟弟,一时还没有断奶,所以母亲来不及做饭,我早上都是吃的泡面,方便省事。

像往常一样,吃完饭,天微微亮,我就跟着几位同村的小伙伴,去上学了。学校距离家里有3里地,我们一般都是跑过去,今天下雨了,大家都是穿的胶鞋,由于村里都是土路,所以走起来很麻烦。以往20分钟的路,今天愣是走了半个小时。

到了学校,就开始早读,大家哇啦哇啦开始背起了“鹅鹅鹅,曲项向天歌”。不一会儿,正式上课了,语文老师敲了敲黑板,示意大家停下来。说道:“一会儿要找三位同学上来默写古诗,写不出来的,一会出去罚站。”

语文老师,使我们村里的先生,教了一辈子书,听父亲说,语文老师也教过他,教的怎么样父亲不记得了,只知道这个白胡子老头很严厉。这个倒是没错,基本上他的课,班里从来没有全员坐着的,要么是站着,要么被撵出去了。

很不幸,我今天也被抽中上去默写了,只是这一紧张,刚才背的滚瓜烂熟的诗,愣是后面一句写不出来了。老师在我后面冷冷地说了一句“写不出来,就出去站着,别在这磨叽。”

我抠了半天还是写不出来,识相地走到了门外站着了,与我同时被罚站的,还有后庄的刘帅,他是罚站的常客,所以走出来以后,只管东张西望,好像没事人似的,而我却感到很内疚,早已羞红了脸。

正站着抠手指头时,刘帅突然紧张地对我说:“你看,那大门口是不是你爸啊?”我揉了揉了眼睛,没错啊,那就是父亲啊。心想,这下完了,回去要挨熊了。

下课铃一响,父亲进了大门,朝我这边走来,手里还拎了个红色袋子。到了我身边,他用手,擦了擦我脸上的粉笔灰,笑着说了句:“怎么,被罚站了?”我低着头,嗯了一声,那声音像蚊子一样小。父亲看出了我的害怕,说了句:“一会儿,我去跟张老师说说,让你进去,别害怕啊。”

我突然抬起头,看了父亲一眼,阳光照在他脸上,是那样的可亲,完全不像昨天醉酒的那样!一会儿,他回来后,把我领回了座位,说道:“今天是你过生日,我从街上给你买了只钢笔,你试试。”

我小心翼翼地打开,是一支“英雄”牌钢笔,还有一瓶“鸵鸟”牌墨水。我被这突如其来的礼物给惊到了,没想到父亲也有可爱的时候,我扭过头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只是憨憨地笑了笑。

一会儿快要上课了,我执意要送父亲出大门,看着他不断朝我摆手的姿势,我那颗受委屈的心,突然被暖了一下。看着远去的背影,就好像我对他的记忆也在一点点远去!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上一篇:想拥有你一辈子是真的,会潇洒放手也是真的
下一篇:流年未逝已成殇

分享到:
0
最新资讯
阅读排行
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