更具新闻影响力网站
欢迎投稿本网站
主页 > 爱情文章 >

那夜我被粗大蹂躏得死去活来,从少女到少妇的转变_

发布时间:2020-07-28 12:12   来源:https://www.kenkao.cn   作者:肯靠文章网   人气:

十三岁那年,一个猝然而至的消息打破了我快乐平静的童年生活。
“你一个捡来的孩子,有什么好炫耀的!”邻居玩伴斜睨着我脚上闪闪发亮的皮鞋,不屑地说。
“你污蔑!”,我气哭了,抹着泪回家跟母亲告状,以为她会去为我讨个公道。
谁知她一言不发,眼圈也慢慢红了,哽咽着说:“茵茵,我们确实不是你的亲生父母,可是你跟我们的亲生孩子没两样。”
母亲的话好似晴天霹雳,我呆了。
母亲说,十三年前,她在门外发现了襁褓中的我,不能生育的她将我抱回了屋。
我懵了,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种电视中才有的桥段,怎么会发生在我的身上?
原来别人没说错,我真是捡来的孩子!喊了十几年的父母,却是与我毫不相干的人。
晚上,我用被子蒙住头,哭了整整一夜。
我痛恨狠心抛弃我的亲生父母,一辈子也不会原谅他们!
那以后,我沉默内敛了许多。
十八岁时,我高考落榜。
去了镇上最大的一家服装店打工。
那夜我被粗大蹂躏得死去活来,从少女到少妇的转变_
一天,我正在整理新到的货,“给我拿件大码的!”身旁有个男声说。
我赶紧放下手中的货,抬头一看,是个年轻高大的男人。
一身笔挺的西装,眉目俊朗,嘴角带着痞痞的笑。
视线相对的瞬间,我仿佛看见他眼睛有光亮闪过。他买走了一件男式衬衣。
店主有天去县城拿货,钱带少了,打电话来叫我送三千块去县城。
我匆匆跟店里小伙伴交待了一下,带上钱就去车站坐车。
到县城下车时,后面有人突然撞了我一下,紧接着肩上挎着的包被一股大力拽去。
我眼急手快,把胳膊肘一弯,另一只手死死地摁住挎包。
抢包的是个瘦小的男人,眼露凶光。
这包里装的可是三千块啊,我顾不得害怕,与男人争夺着,大叫救命。
有人围了上来,抢包贼被人打倒在地,拽住我包的手松了。
我如释重负,赶紧抱着包溜到人群边上。一个高大的男子把抢包贼摁在地上。
不一会儿,车站的警察过来,把抢包贼押走了。
男子转过身,望着我,弯起的嘴边带着笑,痞痞的意味。我猛然想起,这人前不久来我们店买过衬衣。
“我叫王浩,就住在你们服装店不远。”他说,眼里带着莫名的亮光,让我不敢直视。
我向他道谢,然后匆匆别过,去找店主。
从县城回来后,王浩经常从我们店路过,有时也会进来聊天。
店主感激他对我出手相助,再加上他仪表堂堂,很招人好感,几个女人都喜欢跟他聊天。
我敏锐的发现,王浩只有在跟我说话时,他嘴角就会浮起那种若有若无的笑,痞痞的。
有了这个惊人的发现,我再也无法坦然面对他。
他一出现,我就心如擂鼓,呯呯直跳,他逗我说话,我就面红耳热。
不知不觉中,我对王浩的感情发生了变化,晚上躺在床上,脑海中也满是他的身影。
一天,王浩来店里,靠近我看似不经意地说:“晚上八点,我在电影院门口等你。”
我心如鹿撞,坐立不安,快八点的时候,我溜出店,向电影院跑去。
昏黄的灯光下,王浩正斜倚在电影院门口。
看见我,他嘴角弯起,迎上来拉住我的手,在漆黑的电影院里,他咬住我的唇,热烈地吻我。我大脑一片空白,不由自主地回应他。
曲终人散,从电影院出来,他带我去了镇上的招待所。那夜,我被他的粗大蹂躏得死去活来,王浩让我完成了从少女到少妇的转变。
自此以后,我们经常去招待所约会,没多久,我发现自己怀孕了!
我渴望跟王浩有个幸福的小家,家里有丈夫,有孩子,这世上我就不是孤身一人。
我满怀憧憬地告诉王浩,催他快点去我家提亲。王浩说:“我这就回家与父母商量。”
说完就急匆匆地走了。
父母托人带信让我回家一趟,我刚进家门,父亲迎上来,“不要脸!”他狠狠地给了我一巴掌,打得我晕头转向。
母亲也抹着泪哭:“茵茵啊,你为什么这么糊涂,未婚先孕,你知道你找的是什么人家吗?”
她边哭边诉,我这才知道,原来王浩妈来过我们家了,给我们两个选择,要么我打掉孩子,与王浩断绝关系。
要么结婚,但一分彩礼也不会给,还要补偿他家三万块。
王浩妈说,他们一家都有工作单位,端着铁饭碗。
而我只是个打工妹,父母也是农民,跟他家门不当户不对。
他家娶了我,对王浩没有任何助力,还要养我一辈子,太亏了。
我捂着被父亲打肿的脸,惊呆了,没想到世上竟然有王浩妈这样的人。
父亲吼叫着:“去医院,找个熟医生把孩子弄下来!”
这话像把利刃,在我心上割了个大口子,鲜血直冒。
孩子是这世上****与我血脉相连的人,不,我不能打掉孩子。
我跪在父母面前,泪流满面地求他们:“爸,妈,求你们成全我吧,三万块算我借的,以后我跟王浩一起还。”
“我看你是鬼迷心窍!”父亲气得又要扬手打我,母亲死命地拦住他。
不管父亲怎么发怒,母亲怎么流泪劝说,我坚决不肯去医院。
我躺在床上,以绝食来表明我的决心。几天不吃不喝,把自己弄得奄奄一息,父母终究还是妥协了,他们把钱给了王家,商定了结婚的日子。
出嫁那天,按我们当地的规矩,男方接亲都是一长串的车队,浩浩荡荡,讲究个热闹。
而王浩,就开了一辆扎着大红花的旧小车,带着他弟弟,在我家门口放了几挂鞭炮,就算是迎亲了。
我父母的脸色难看到极点。在这样怪异又清冷的气氛下,我把自己嫁了。

说点什么吧
  • 全部评论(0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
上一篇:学长将我抱到小树林要了我,乖乖最后一次就放过你_
下一篇:惩罚女朋友最疼最污的方法 和女朋友吵架我把女同事做了_

分享到:
0
最新资讯
阅读排行
广告位